夜雨巴山涨声烦

海英与海妖

嗯第一次写也不知道这里要写些啥
是亚瑟还是海盗的故事
把他性格写脱了我圆不回来了
亚瑟和塞壬的乙女故事
想梗一时爽,写时火葬场
觉得OK的话就走起吧谢谢来看啦


亚瑟·柯克兰,伊丽莎白统治下柯克兰家的二少爷。
他和许多大家族的“The second son ”一样,上有老大继承家业,下有小儿子备受宠爱,养成了许多“The second son”一样的胸无大志。
他啊,最大的爱好则是揣着家里的钱,叫上几个狐朋狗友,在各个赌场酒场乃至声色场所横行霸道,搞得家里人头痛不已。但是他们还是拿他没法。曾经断过钱,但是他依然活的生龙活虎骄奢淫逸。后来家里人才听说他在赌场里大赌特赌,但是很少有败绩,钱总是常入难出,堪称赌神。关键是他没钱了他敢抢,他会打架,他打架不怕死,他要别人死。没有什么章法,但是每一招都想要你命。这货大概是打多了打惯了,跟别家少爷的随从都打过,跟这里维持秩序的人打过,跟自家派来抓他的人打过。
你看他,还不是活到了现在。他还是有手有腿,一张脸没有伤痕,克制一下本性扮一个斯文败类依然能收获一把妹子。平常,一身戾气,虽然从小到大在贵族家庭长大还没有流里流气,但是全身的“老子谁都不怕”的无形台词,气场两米八。
最典型的一次,就是某家纨绔,输了亚瑟很多钱,多到他都不好回家交代的那种,打起亚瑟得主意。然后亚瑟带着他的小弟就在赌场门口将了那纨绔的军。那纨绔被绑在椅子上,失口否认他要抢亚瑟的事,亚瑟一边听一边玩着手上的小刀,等他哆哆嗦嗦的说了一句后看了那个人一眼。没说话继续玩刀。那个人突然怂了。怂到连要做亚瑟小弟都说出来了。
家里的老师说他有数学天赋大概可以深造。于是一家人抱着试试的心态,想着如果一事无成也可以眼不见为净,打算把他送到人生地不熟的法国自生自灭。
但是他还是没有到达法国,因为发生了一件大事,天大的事。
他的船遇到了海盗,于是被抢了。
但我们机智的苛刻男同志怎么会屈服于比他还拽的人的淫威呢?社会我眉哥狠话不多。让一船的人被他反绑,过程不可描述。
他就把那一船的忤逆他的人丢进海里喂鲨鱼,剩下的跟了他做小弟。
然后就一直骚到了现在。在大西洋横行霸道,抢别国钱也抢自家钱。下船补给岸上都遭殃。

故事的转折就在万年不变的“某一天”,风平浪静,静到他可以靠着船边喝他的酒,看他的远方和远方的船。船上趴在桅杆顶部的某位水手看见了远处的一条塞壬,大概是,虽然他们从来没有真正的看到过一条塞壬。他们遇到过,但那时雾气弥漫,所有人要么被歌声迷惑,要么想怎么活下来,没人关注塞壬长什么样子。他估计那玩意挺像,因为在这离岸十万八千里的地方怎么会有在海里淡定嬉戏的人类呢?只有塞壬这个答案。然而这塞壬,独自一条,就在阳光明媚的天气,太阳底下,没有雾没有什么诡异的环境,孤零零这么一条,还没有唱歌的塞壬。
她好像在玩什么看不清。亚瑟让船继续往那边走,他离塞壬越来越近。一头亚麻金的长发在海里有点明显,他好像看到那塞壬手上的东西晃的很凶然后张了嘴。然后那塞壬不止有金色还有红色了。他想试试这条塞壬会不会怕他,他把自制耳塞塞进了耳朵,然后把手上的酒杯扔了过去。
耳边是海风吹在身体上导入耳朵的声音,塞着耳塞的他没有听到杯子落入水的声音有点遗憾。但他的注意力在那条塞壬上,无暇顾及这小小的失落。
那塞壬看见了砸在远处海面的东西,一下子跃进水里。然后很快又浮上来手里拿着他刚扔的酒杯,看到了站在船边的亚瑟,歪了歪头。
大概是她没见过船也没见过人,不知是看着船还是船上的亚瑟,没有想要躲开的意思,眼里只有好奇。
亚瑟看着这条塞壬有点不一样,一条待在太阳底下,也没有一点怕人的意思,而且还对他们充满了好奇。
他来了兴致,叫旁边的水手拿来一条鱼。扔了过去。
她反应很快的抓到了鱼,就拿在手里看,一点没有吃的意思,又看了看他。手里的鱼拼命摆,鱼头打在她手腕上,因为船已经到了她旁边,他都能听到噼噼啪啪的拍打的声音。
他看着她,她看着鱼,差不多维持了半分钟。
然后她把鱼吃了。身上之前被海浪冲掉的一些红色又染了回来,但又因为她太过平静让画面没有任何血腥残忍的感觉。
吃完后她又抬头看着他,他看着她的眼睛无端觉得那蓝色好像天空。没有海的颜色深,就像此时他头顶的蓝天一般澄澈海水反射的太阳光映入她的眼睛显得她的眼睛熠熠生辉。
他突然有了一个大胆想法,养这条塞壬。或许研究这条塞壬他可以找出对付塞壬的方法。
只是他自己没发现他是在为自己奇怪举动做出能安慰自己的解释而已。